吳三可

残花几度秋风起,浮萍何待晚舟归?

12岁男孩弑母,谁的责任?

​看到这个12岁男孩弑母的新闻,我很震惊又很难过。这不得不让我想起我的童年和我的家庭。童年在我的记忆中没有多少残存的欢乐,而是充满了屈辱与折磨。在那个无力又幼稚的年纪里,自杀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从三岁开始和奶奶一起相依为命,住在三间破败的茅草屋内,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留守儿童之一。父母和弟弟在外地工作,一年回家一两回,第一次父母回来时我还会哭喊着喊爸妈,第二次、第三次,逐次递减,有的只是情感上的距离和陌生。甚至幼小的弟弟都可以开始欺负我,而我已不敢再做任何强烈的回应。和奶奶一起生活的最初还可以很好奇的面对这个陌生的山村,和小伙伴去田里玩乐,还在村里的幼儿园上过一年半载的幼儿园,上小学交不起学费便没再上。四五岁开始学习烧火做饭,在收获完的田里,和奶奶一起捡麦穗、稻穗、花生、玉米,回来我开始放了几只羊,这些是维持生活的有效方式之一。当时大伯还在,他是村里的民间医生,终生未娶与奶奶住在一起,一副皮包骨的瘦削样子让我很害怕。但是来家里病人很多,周边乡村的病人都络绎不绝,村卫生室却门可罗雀,足见大伯的医术精湛。家里院子也够大,病人就坐在院子里晒太阳。但在我五六岁那年,大伯还是病死在了工作岗位上,我和奶奶的生活也更为拮据。奶奶喝过两次农药自杀,一次是和邻居老太太吵架,另一次是8岁那年被二儿子打了以后。前一晚上,我玩到很晚才回来,往常一定会被奶奶打一顿,但那一晚她却出奇的温柔,不仅没有打我,还将邻居送的一个小西瓜拿给我吃,但是第二天早晨我睡的很死,她却走了,再也没有抢救过来。


​奶奶死了,他们来了,带着两个弟弟。开始了对我残酷无情地折磨!依然是住在茅草屋内,每天睁开眼便是他们夫妻的吵骂声。即便了逢年过节都不能安静一整天,如果有一刻可以安静无事,那就是他们都睡着了以后。吵架已成为他们日常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但是他们从来不曾想过会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什么。他们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对孩子的任何错误或不满意,便会拿起身边趁手的皮带、树条、鞋底等东西去抽打。也不会分场合,无论是家中还是村里、田里,甚至在学校…无论是四下无人还是众人围观,都可以鞭挞之、辱骂之……更重要的不是偶尔而是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终于熬到了初中,可以寄宿在学校,一周回家一次。但是每个周末我都不敢回家,因为回到家中便是母亲的辱骂和父亲的毒打。那个时候我常想的是我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界,这个家庭,而不是其他家庭,或者成为其他人呢?要不要自杀,该怎么死?我开始在同学的引领下迷上了上网(钱多是四处捡废品卖掉得来),学习也开始失去兴趣。当时很多成绩差的二流子纷纷辍学,家庭差的同学也不少开始辍学打工(我的家庭可能是最差的,直到上小学六年级才借钱盖了三间瓦房,年久失修的茅草屋坍塌了一个大窟窿都快两年了),比我家庭好的都有人辍学了,辍学自然也就少不了我了。辍学对我而言不是因为成绩差、家庭穷,而是我要彻底摆脱父母的折磨!所以初二第二学期的一次月考我故意考砸,从班里前几名一下就落到了三十开外,然后就在学校附近的黑网吧上了一夜网,带着卖废品得来的几块钱开始了人生的第一次流浪。


​当被父亲打急了的时候我也会张口骂他,我恨死了他。但面对家庭的困苦时,我又异常的同情他。我与他们原本就微弱的感情,在一次次的遭受打骂中消失殆尽。他们并没有在我应该得道爱与温情的时刻给过我多少爱和温情,却想随心所欲的操控我。我和他们已没有什么亲情,我对他们只有同情。同情一对高龄且贫穷的夫妻面对生活的痛苦和无奈,但是这不是毒打折磨孩子的理由。《红楼梦》里对探春面对抄家时所说的那句好感受最为深刻:“可知我们这样的大族人家,若从外头杀来,一时是杀不死的,这就是古人曾说的‘百足之虫,死而不僵’,必须先从家里自杀自灭起来,才能一败涂地”。小到一个家庭,大到一个国家,皆从内部的四分五裂,才走向了彻底的覆灭,历史一次次地证实了这个真理。


​对于这个弑母的孩子,我不知道他经历了怎样的生活。我不愿相信一个12岁正值美好年龄的孩子会仅仅是因为受不了母亲的责骂就犯下这种弑母的行为。一个留守儿童,父母缺失了对他应有的爱和温情,却通常想要对这个孩子随心所欲的行使父母的惩罚权。他们不知道也不曾思考过自己的行为会给孩子带来多大的伤害。而这种伤害对孩子而言不是来自温暖的家人的惩罚,而是来自一个熟悉的陌生人。所以我对婚姻家庭和子女教育的种种问题,格外重视。一个无辜的生命被人为的带到这个世界,他要经历多少痛苦和坎坷,这是做父母首先要做的思考。无辜的生命被父母带到世界遭受苦厄,是父母对孩子的亏欠,而不是因为来到这个世界,所以孩子就必须对父母感恩戴德。很多人做父母的根本目的始终是利己的思想,例如老有所养,老有所陪,甚至因为自己的能力不够,而将各种目标寄托在自己的孩子身上,这本身就不是嘴上说的为孩子好。从小比成绩,长大比子女的学历、工作、收入,这又是利己思想在作祟。如果没有一定的思想认知和物质基础、良好的婚姻关系、教育环境、社会环境,生育子女还请三思而后行!


太原汾河公园有一处雁丘,即元好问葬雁之丘,非旧址,乃后人附会为之,虽垒石二枚,亦是有心者。

橫汾路,寂寞當年簫鼓,荒煙依舊平楚。

招魂楚些何嗟及,山鬼暗啼風雨。

天也妒,未信與,鶯兒燕子俱黃土。

千秋萬古,為留待騷人,狂歌痛飲,來訪雁丘處。

吳三可

回首二十幾輪秋,唯三可耳,童年可憐,少年可笑,茲年可悲矣……所以就叫我吳三可吧😔

《入伏》
夏至三庚日,林钟入伏天。
蜩鸣杨柳岸,鱼戏芰荷渊。
——戊戌年六月初五 记于苏州

愛因未會先生「知行合一」之訓,與宗賢、惟賢往復辯論,未能決。以問於先生。   先生曰:「試舉看。」   愛曰:「如今人盡有知得父當孝、兄當弟者,卻不能孝、不能弟,便是知與行分明是兩件。」   先生曰:「此已被私慾隔斷,不是知行的本體了。未有知而不行者;知而不行,只是未知。聖賢教人知行正是要復那本體,不是著你只恁的便罷。故《大學》指個真知行與人看,說‘如好好色’,‘如惡惡臭’。見好色屬知,好好色屬行,只見那好色時已自好了,不是見了後又立個心去好。聞惡臭屬知,惡惡臭屬行,只聞那惡臭時已自惡了,不是聞了後別立個心去惡。如鼻塞人雖見惡臭在前,鼻中不曾聞得,便亦不甚惡,亦只是不曾知臭。就如稱某人知孝、某人知弟,必是其人已曾行孝、行弟,方可稱他知孝、知弟。不成只是曉得說些孝、弟的話,便可稱為知孝、弟。又如知痛,必已自痛了方知痛;知寒,必已自寒了;知飢,必已自飢了。知行如何分得開?此便是知行的本體,不曾有私意隔斷的。聖人教人必要是如此,方可謂之知;不然,只是不曾知。此卻是何等緊切著實的工夫!如今苦苦定要說知行做兩個,是什麼意?某要說做一個,是什麼意?若不知立言宗旨,只管說一個兩個,亦有甚用?」   愛曰:「古人說知行做兩個,亦是要人見個分曉,一行做知的功夫,一行做行的功夫,即功夫始有下落。」   先生曰:「此卻失了古人宗旨也。某嘗說知是行的主意,行是知的功夫;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若會得時,只說一個知已自有行在,只說一個行已自有知在。古人所以既說一個知,又說一個行者,只為世間有一種人,懵懵懂懂的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也只是個冥行妄作,所以必說個知,方才行得是。又有一種人,茫茫蕩蕩懸空去思索,全不肯著實躬行,也只是個揣摸影響,所以必說一個行,方才知得真。此是古人不得已補偏救弊的說話,若見得這個意時,即一言而足。今人卻就將知行分作兩件去做,以為必先知了,然後能行,我如今且去講習討論做知的工夫,待知得真了,方去做行的工夫;故遂終身不行,亦遂終身不知。此不是小病痛,其來已非一日矣。某今說個‘知行合一’,正是對病的藥,又不是某鑿空杜撰,知行本體原是如此。今若知得宗旨時,即說兩個亦不妨,亦只是一個;若不會宗旨,便說一個,亦濟得甚事?只是閒說話。」

春光明媚的日子,想起很多年前的老院子,丝毫不逊鲁迅故居的百草园。各种树木花草郁郁葱葱,争奇斗艳。从前便觉每一棵树木花草都是别家没有的珍贵物种,东南墙锅屋旁一米粗的野生卫矛,需要两三个孩子才能围过来,方圆几十里不曾听闻。树冠大,本是夏日乘凉、吃饭的好所在,但这树常年寄生着一种卫矛尺蠖,每到夏日便从树叶枝条上垂下千万条丝线,丝的另一头悬着一身花纹的尺蠖幼虫,墙上、地上到处都是。卫矛旁是一颗四五十公分粗的皂角树,皂角树笔直而坚硬,刀割不入,我一次次的看着树干上的树刺和垂下的皂角由软变硬,由绿变黑,皂角树不常见,村里也只有这么一棵。单这一棵皂角树的价值现在就已过万,何况还有一米粗的野生卫矛,可惜那时我幼小不懂事,奶奶被人骗了,约么记得两棵树加起来才500块钱就被人伐走了。南墙葡萄架旁边的楝树比较矮小,不过十多公分粗,四五米高,自我初见到砍掉十余年间不觉它曾长得更粗壮过,似乎有意不愿长大。夏日紫花优雅胜合欢,秋来金黄硕果满枝桠,珠果如弹丸,味苦可入药。西边院墙石缝中一排上百株香椿是春日最为鲜香可口的美味,每到初春,邻居都会爬上我家墙头来采摘,因为我和奶奶吃不完,而那时奶奶也不曾想过要摘下来拿去集市上卖,也就赠送给了邻居们,但他们似乎也不懂的感恩,我幼时便有一种怀璧其罪的感触。但这些香椿树也终究难以在水泥的墙缝中再次生长出来。东北边的空院靠墙生长着两株六七十公分粗的泡桐树,树高十多米,树干粗壮笔直,像一对卫士与伴侣,一样的高挑粗壮,从生到死,不曾分离。奶奶说,将来大伯不在了,这两棵树就留给替他拿哀棍的人,她说就是我。后来大伯病死在医生工作上,那时我也只有五六岁,这两棵梧桐树也就成二伯家堂哥的了。至于院子里石榴、桃子、葡萄等近十株果树更是难以忘怀。这些树多可入药,也许正是做了几十年乡村医生的大伯栽种的吧,他不曾婚娶,亦未有子女,这些树是他一天天看着长大,陪伴了他多少个岁月风雨,连同十里八乡络绎不绝的病人,都曾一一见证。我曾多次想,将来一定要把老家的院子恢复成旧时模样,但这似乎与时代的发展相背离,离开了,便再也回不去。

丢弃在时光里的水果罐头

下班归来,在门口看到一瓶被丢弃的水果罐头。这让我想起,已经很多年没有吃过这种罐头了。在物资丰富的今天,它早已平凡的不能再平凡,以至于就要被人们遗忘了。但是对于记忆里的年代,水果罐头却是走亲访友备受欢迎的佳品,尤其看望老年人和病人,无异于现在的各种养生保健品。水果罐头的口感算不上什么美味,但对一年也吃不上几回肉的农村,这也算是稀罕品,不是走亲访友,一般人平常也不会买来吃。尤其对于牙齿不好的老年人与病人,水果罐头软糯甘甜,入口即化,有肉带水,方便充饥解渴,一口甘甜,也算是一种享受了。对于爱吃的孩子们,更是难忘的珍馐了。那个年代虽然物资匮乏,但很多味道都是此生难忘,现在物资丰盈,却连一口喜爱的滋味也难以找到。

蒲公英的方向

宁愿在疯狂中死亡,
也不愿庸俗里永生。
做一颗蒲公英,
来去随风,
只管盛开。
18.03.06

我时常会想,如果有一天我死在了出租屋里,可能没有人会知道。除了来催房租的房东。